笔趣说 - 都市小说 - 宠妾灭妻?主母携崽二嫁权宦在线阅读 - 第494章 梅山行(41)

第494章 梅山行(41)

        于荣山终于能呼吸了,干咳了好几声,自然也没有听到卫坤卫羌在低声谈论如何将谋杀变成意外。

        等到他恢复了平静,卫坤和卫羌也已经说完了。

        卫羌正要离去,卫坤却道不急。

        “既然都在梅山,这么有缘,我们也该去拜访拜访莫大人了。不去拜访他,倒是我们的礼数不周了。”

        于荣山连忙拱手:“下官这就带二位爷前去。”

        莫汉桥的院子,又大又安静。

        安静说得是无人打扰,可树上的那知了,趁着天气放晴,扯着嗓子喊,“嘶嘶嘶”,仿佛别人不知道这天气有多热似得。

        卫坤问起了莫汉桥每日在府里做什么。

        于荣山有些得意,“玩女人。”

        卫羌一脸的不敢相信:“什么?”

        “莫大人来府衙后,下官就在梅山县找了几位身材窈窕,长相美艳的姑娘,其中一位叫佩佩的姑娘,入了莫大人的眼。如今出入都带着佩佩姑娘,二人好不甜蜜。”

        卫坤说道:“莫汉桥二十多岁都未成亲,对女人敬而远之。京都那么多达官显贵的嫡女,他看都不看一眼。别人都怀疑他是不是好男风,还有人曾经送过男子过去,可都被莫汉桥卖到人牙行去了。还放出话来,谁送他都收着,就等着卖钱发家致富,后来也就没人敢送了。”

        于荣山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

        卫羌自然也是知道的:“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京都那些大家闺秀不喜欢,竟然喜欢这山野里的青楼女子,莫汉桥口味还真独特。”

        卫坤若有所思地点头:“有弱点,自然对我们有利,于荣山,这次你做的很好。”

        于荣山被夸了,洋洋得意,“大人,莫汉桥看上的这个女人,还有一点麻烦,下官就是想着,这点麻烦,说不定能让莫汉桥自乱阵脚,管不上金山的事情。”

        他悄悄地说了几句话,卫羌听闻,笑得一巴掌拍在于荣山的背上:“干得不错。”

        卫羌的劲儿真大,刚才差点没掐死他,现在又差点拍得他吐血。

        于荣山揉了揉肩膀,卑躬屈膝,在前头带路。

        莫汉桥正在左右手对弈,外头突然闪过一道身影:“大人,卫坤卫羌和于荣山往这边来了,说是要来拜访您。”

        手里的黑子瞬间被捏紧,莫汉桥眉头一皱:“我知道了。”

        一阵风吹过,窗外的身影消失不见。

        莫汉桥依然将黑子落下,满意地看了看棋局。

        黑子杀出了重围,将本来以为稳操胜券的白子吃掉了大半,输赢已定。

        先赢不是赢,最后赢才是满堂红。

        莫汉桥丢掉剩下,来到了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还在睡觉的佩佩。

        那迷药要一个时辰才醒,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莫汉桥将自己的外衣脱下,只着里衣躺了上去,佩佩的衣裳被自己剥的也就剩下里头的小衣,因着天气热,被褥只盖着肚皮,从胸口往上,露出白嫩嫩的一大片锁骨。

        一室春色,可莫汉桥的眼睛里却无半分涟漪。

        他用腿,卷起薄毯,有了薄毯在中间相隔,莫汉桥这才将腿迦在了佩佩的腿上,他的手,也借着薄毯,搭在了佩佩的肚皮上。

        二人同床共枕,耳鬓厮磨,看起来春色无边,可也就只有莫汉桥自己知道,如此风月无边,不过是他人为制造出来的假象。

        于荣山带着人已经到了,他敲了敲门,“莫大人,您在里头吗?”

        “干什么?”莫汉桥懒洋洋地回道。

        “卫国公到了,说想来拜访您。”

        “哪个卫国公?”莫汉桥看了看燃着的香,已经烧到了最后,时间差不多了。

        他伸手狠狠地在佩佩的身上用力一拧,刚醒过来的佩佩被他拧得破声尖叫。

        “啊……”

        女人的声音婉转娇嗔,恰似莺啼,家中有美妾的男人,又怎会不懂这声音的意思。

        莫汉桥一个翻身,翻到了佩佩的上面,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现在别说是卫国公了,就是天皇老子来了,也等我先败败火。”

        卫坤看了眼卫羌,卫羌心领神会,突然大步向前,一把将门给推开。

        “吱嘎……”

        屋内春色无边,床上的风光在卫坤眼前展露无疑。

        卫坤清晰地看到,莫汉桥与一个女子,衣冠不整。

        女子扯着嗓子大叫。

        莫汉桥一个枕头丢了出去,咆哮道:“于荣山,你找死!”

        都没进来的于荣山:“……”

        卫坤笑笑:“莫大人,我是卫坤,远在百里之外都能碰到同僚,自然是要来拜访的,不过现在莫大人正在行好事,那我还是不打扰了,您请便。”

        卫坤转身就走了,卫羌也跟着走了,于荣山也只得跟了过去,被打开的房门,就这么敞开着,也没人上前去关一把。

        莫汉桥看到人走远了,嘴角扯了扯,眼底闪过一抹冷意。

        佩佩一把搂住了莫汉桥的脖颈,“大人,咱们继续,别让旁人败坏了我们的好兴致。”

        莫汉桥摇头:“那可不行,咱们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咱们一块去见一位贵客。”

        他利落地翻身下床,从始至终,连佩佩的头发丝都没碰到一根,下地后也不曾回头,直接钻进了里间,开始换衣裳。

        佩佩起身,在莫汉桥看不到的地方,眼神变得精明,她手上慢吞吞地穿着衣裳,“大人说的贵客,就是刚才那个什么国公吗?”

        莫汉桥在里头点头:“是啊,卫国公。”

        “您都说是贵客,卫国公,是不是官职很大啊?”佩佩抬头,看向里间的方向,眨巴着清纯的眼睛,怯生生地问道。

        “卫国公不是官职,那是爵位。可以世袭的,子子孙孙,都是国公爷。”莫汉桥穿衣服的手一顿,既而解释。

        “那他地位很高吗?”佩佩又问。

        “那是自然。除了皇上和后宫的嫔妃,皇子公主,皇亲国戚外,国公爷的地位是最高的,比一品官还要高。我只是个精卫统领,也就是五品官,他比我高四级。所以你快一点,咱们是万万不能让他等我们的。”

        佩佩眼睛亮了一下,加快了手上穿衣服的动作。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