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科幻小说 -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三章 侥幸(6)

第三百五十三章 侥幸(6)

        在箭雨的袭击下,东三河国人众的阵型出现了一丝松动。柴田胜家也顾不上什么伤亡和阵型了,抓住机会,拉着自己的旗本武士和侍卫们,直接对着牧野保成的马印冲去。

        东三河国人众本就是刚刚拼凑出的备队,之前从未统一指挥过,都是各自接收作为总大将的今川义元的指示。但这次出征,小原镇实自问没有今川义元的大局观和指挥水平,不敢逐个调动东三河的小豪族们,便委托对今川家最为恭顺的牧野保成作为东三河国人众的临时笔头。山田景隆直接下命令给牧野保成,由牧野保成来指挥协调其他豪族。

        然而,就像西远江众那些老一辈的外样家臣不服山田景隆一样,东三河的豪族们也对牧野保成不服气。管沼家和西乡家这两家的领地都和牧野家不相上下,仅仅因为牧野家更会捧今川家的臭脚就要听命于牧野保成——他们可不愿意受着气。平日里行军扎营什么的指令还好,真到了战阵之上,哪能指望他们听指挥?

        刚才局面顺风,围着柴田备打,为了抢功抢斩首和缴获,各家豪族倒还是积极。可是当柴田备开始坚决反攻之际,乌合之众们马上有了动摇的迹象。西乡备和管沼备都没兴趣和柴田胜家的精锐武士血拼,在一旁出工不出力,眼睁睁地看着柴田胜家一路杀向牧野保成,把牧野保成逼得也不得不亲自上阵,带着武士迎击柴田胜家,同时不断呼唤队友支援。

        不过,和友军有难不动如山的西乡备、管沼备不同,奥平备的表现倒颇为积极。先前的远江叛乱里,奥平家因为误会而抢先袭击今川义元,最后几乎被全族改易。家督奥平贞胜备处死,二弟奥平贞友作为人质在吉田城被小原镇实枭首,只剩下三弟奥平义昌继承了已经被削封严重的领地。

        为了让家族得以在今川家治下存续,奥平义昌一改过去和今川宗家不对付的态度,转而主动响应今川宗家的号召,希望得到主家的信任和重用。奥平家在此前和一向宗的对峙里立下了一番攻,此役同样也是不避艰险,第一个集结部队来到了吉田城报道。

        当下,眼看牧野保成的马印岌岌可危,而西乡备和管沼备又救援不力,奥平义昌也是发了狠地打算表现一下。他带着自家那可怜的几个武士和三十个战兵,硬生生地从管沼备和西乡备之间挤了过去,大呼小叫地杀向柴田胜家的身后。柴田备在滩头的阵地散乱不堪,这次反击完全就是靠着柴田胜家带着少数武士组织起来的,被奥平义昌这一冲,居然还真的给柴田备冲得阵脚大乱。

        管沼备和西乡备一见局面转好,也立刻发动反击,想把柴田胜家和他的旗本武士们给逼了回去。危急关头,柴田胜家更是兽性大发,大吼着就挥刀冲出队列,一个人猪突猛进地跳入牧野家的阵中。面对着这咆哮的猪武士,牧野家的士兵们无人是一合之敌。几个武士想招呼着足轻们一起上去围攻,竟然也被柴田胜家以一敌众,愣是靠着个人武力杀出了一个缺口,引着柴田备的武士们呼啸而入,战局也变得愈发混乱。

        一方面,柴田备自己的足轻们被奥平备和西乡备、管沼备打得节节败退,另一方面,牧野备却是被柴田胜家本人给冲得七零八落。关键时刻,山口备终于完成渡河,向着东三河国人众的侧后绕来。山田景隆注意到了右翼的危机,也不得不把吉良备全员派出,去掩护东三河国人众。

        不过,在更右边的地方,水野备也找到了适合渡河的浅滩,但一时半会还过不来。山田景隆犹豫许久,还是没有把东条松平备派出去——考虑到水野备战力不强,又有大批武士被扣押在吉田城,估计也不敢和今川军死战——没有必要为这样一支鱼腩,消耗掉手上最后的预备队。

        在左翼,今川军则获得了压倒性的优势。佐久间备不仅人数上处于下风,刚渡河的他们也来不及完成列阵,便被西远江众摁在

        滩头地一通乱打。无论是大泽备、鹈殿备这些谱代,还是井伊备、饭尾备、堀越备这些外样,都不会放过痛打落水狗的机会。佐久间盛重眼看着都要把马印退到河里去了,织田信秀赶忙又把弓箭手调到了这边,去掩护佐久间盛重,勉强保证佐久间备不要被赶下河。

        与此同时,近藤备也终于渡河,但大泽基相也早就注意到了左侧的动向,提前分出了鹈殿备去提防他们。还没等近藤备站稳脚跟,鹈殿备就已经扑杀上去,同样让近藤备在矢作川畔进退维谷。

        天色愈发阴沉,太阳已经笔直地向着西边的伊势湾落下。耗时许久,织田信广的安祥众终于从混乱的守山众后绕了出来,替守山众接过防线,抵挡镇西备的冲击。守山众则在织田信光的带领下,三三两两地撤过矢作川上的渡桥,逃到北岸休整。取而代之的,是准备过河决胜的织田信秀的旗本队——织田信秀打定主意,要在日落前控制战场。

        看到织田信秀的马印不断前后摇晃,下达着进攻的指令,山田景隆只觉得手心不断冒汗。他一下又一下地转身确认着距离日落的时间,打定主意撑到天黑。这小半个下午的战斗力,今川军已经占尽了交换比上的便宜,如果能够顶到日落,织田军就不得不撤回矢作川北岸,也意味着要把伤员留给今川军了。甚至在夜晚渡河撤退时,又会遭遇追击和水流的双重折磨,再丢下一批人也说不定。然后今川军只需要严守渡口,就可以把织田军挡在矢作川对岸。

        但如果被织田军夺下了阵地,那要撤退的就是今川军了。虽然也不至于吃亏,但是接下来今川军的处境会变得很尴尬。两军咬得这么近,今川军可能很难再走几十里路撤回冈崎城了。织田军一定会紧追不舍,而今川军的骑兵经历了昨天追赶今川五郎的狂奔后,普遍马力不足,估计没办法掩护今川军摆脱织田军的追击。

        而如果不回冈崎城,那今川军就必须立刻退入西尾城和东条城,以避免和渡河后的织田军主力野战。但无论是西尾城还是东条城,都不是大城,塞下这几千人怕是非常勉强,里面的存粮可能也支持不了大军多久的消耗。万一织田军围城,事情就麻烦了。

        是大获全胜,还是小胜,甚至是因小失大——就看这最后半个时辰的决战了。山田景隆第一次如此盼望着太阳快点下山,他甚至恨不得自己弯弓搭箭把太阳射下来。

        织田信秀的马印已经随着旗本队来到了矢作川南岸,甚至织田信秀的高头大马已经出现在了视线范围内。织田军全线都是士气大震,跟随者织田信秀的旗本队一起发动了声势浩大的总攻。虽然今川军占据地形和阵型的优势,但兵力毕竟差了几千人,一时间各条战线上也要支撑不住了。山田景隆把最后的预备队也投入中央战线,但还是被织田信秀的旗本队打得收不住脚。

        就在这危急关头,山田景隆忽然听到了己方阵中传来了几声兴奋的高呼。

        他扭头一看,才发现后方丘陵的本阵里,居然高高飘扬起了赤鸟马印——那是今川五郎从今川馆里带出的那份备品。

        而在赤鸟马印下,一个小小身影正骑在马背上——好吧,姿势有些狼狈,更像是抱着马脖子——瞭望着战场的方向。

        「少主来了!」

        「少主到战场了!」

        「快给少主看看我们骏河武士奋勇杀敌的英姿!」

        「不能在少主面前给今川家和家督殿下丢脸啊!」

        旗本镇西备和西远江众的谱代们见到赤鸟马印和今川五郎后,纷纷战意盎然,高呼着扑向了织田军。将这反攻气氛推行最高潮的,是赤鸟马印的带头冲锋——今川五郎居然策马从丘陵上冲下,一路直接奔向了战场的方向。年仅9岁的少主,身后侍卫举着家督的马印,亲自往战场冲——哪个今川家的武士看到这

        场面还能按捺得住心头热血?他们嘶吼着发动反攻,带着外样和国人众们一起,把织田军最后的猛攻牢牢地给焊死在了滩头。

        终于,太阳落山,天边只剩余辉。织田信秀冷静地选择撤退——再不走的话,等到天黑了,背水列阵、饥肠辘辘的织田军就可能迎来总崩溃了。不过他们最后的总攻倒是又冲出了一箭之地,给了织田军列阵掩护渡河的机会。今川军虽然也发动了几次追击,但都没有造成太大的伤亡,只是俘虏了不少织田军来不及撤走的伤员,缴获了不少留下的军械和辎重。

        得胜后,今川军的武士们兴奋地涌向今川五郎的赤鸟马印——却只看到那半大孩子死死地抱着马脖子,翻着白眼打着哆嗦,已经吓得动弹不得。

        免费阅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