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首席翻译官在线阅读 - 第049章 假账

第049章 假账

        李贵生愣住,他好像一直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他家里不像文家,只有两个大舅哥。

        他的兄弟加起来一共有六个,除了他家里,家家都有至少一个男丁,但是他也不敢指望别人帮他养老送终啊,他可没那么多闲钱。再说了,家里那么多男娃,是要靠哪一个呢?要是有闲钱的话,钱给这个没给那个,还不得打起来啊。

        指望文小伟就更不可能了,他们家静雯都不姓文。

        李贵生不说话了。

        文从胜背着手愤然离去。

        文从德还在背后为文小伟不平,“小伟以后负担可重哟,不仅要管自己爹妈,还得管着大伯一家。”

        李贵生赶紧扯他衣服,“二哥,你可别说了!”

        生气归生气,弟弟们的手艺还是要继续教着的。

        文从胜带了他们半个月,觉得自己的脑子都变笨了。

        他们俩一个不愿意学,一个学不会,把文从胜都快逼疯了。

        再这么下去可不成,文从胜不得不替他们两个另谋出路。

        正好附近的农贸市场新建好,里面有很多的摊位正在招租,价格还挺实惠,文从胜就给他们俩租了一个,忙前忙后打点关系,又给他们联系了进菜的路子,只差没有在那里给他们看管摊子了。

        就这样,文从德还觉得他在这里是屈才了,要卖菜在老家赶集又不是不能卖,何必还要跑到大城市来受罪呢?ωωw..net

        不过好歹也是个小老板吧,以后再把旁边的摊位都收了,请两个人帮忙,自己只管过来收钱就是了。

        总比在这里当学徒的好,文从德如是想,也就没有反对了。

        全部安排妥当,直接就可以开张卖菜了,文从胜才由着他们俩自己去奋斗。文从胜觉得,只要努力一点,稍微赚点钱还是可以的。

        文从德不靠谱,但有李贵生在旁边看着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文从胜觉得自己的世界终于回归正常了。

        教起两个学徒来也越来越顺手,学徒又聪明又愿意学,自动封口机的学习也进行得很顺畅,文从胜觉得自己又行了。

        同样进行得很顺畅的是文慧敏在“五月花”的电脑学习,比起语言文字,她对数字更敏感也更喜欢,或许这才是来自文从胜的遗传吧。

        她除了背五笔打字口诀那会儿有些头大之外,开学以来,周末开始学习文档操作之后简直如鱼得水。

        文慧敏最近对excel表格特别感兴趣,她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对每一个指令的搭配和运用都感觉很神奇。

        老师教得不是很深,但是她自己看书学了很多,甚至开始自己设计了。不过操作书上的数据不是很复杂,她翻来覆去地倒腾,觉得这些数据还是有些太少了。

        想起文从胜家里有一本记账的本子,上面的数据那是一个密密麻麻,她兴奋起来。

        文从胜同志在孩子们的学习上从来不含糊,自然是支持她的,她没有费多少口舌就拿到了上一个季度的数据。

        等到周末上课的时候,文慧敏开始制作表格,然后再运行指令,再和文从胜本子上的数据进行对比。比着比着,她发现了不对劲,又再操作了几次,还是不对劲。

        她叫来老师进行询问,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哪里的指令错了,老师看了她电脑上的表格几眼,先默默感叹人和人的智商好像还真大,然后肯定了她的操作。

        文慧敏就纳闷了,既然自己的操作没有问题,指令也没错,数据输入检查了好多次,都没有什么问题。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文从胜同志得到的数据是错误的。

        可是不应该啊,文从胜当了那么多年的会计,怎么还会犯这种错误呢?

        文慧敏决定回家去跟文从胜同志探讨一下,看是不是哪里还有一些数据没有记录下来的,她想把这个表格模型做完整一些。

        吃过晚饭,文慧敏掏出那本记账本,开口问道,“爸爸,我问问你啊,你这上面的数据是不是缺了一些啊?我今天上电脑课的时候做了一个表格,发现有些对不上。”

        文从胜听说之后有些沉默,叫上文慧敏跟他一块儿去网吧。

        文小满好奇这会儿的网吧长啥样,也申请一起去了。

        那时候的网吧刚刚迎来第一个发展高峰。蓉城有网吧的街区还不是很多,父女三个走了很远才找到一家。

        网吧里的电脑除了可以上网查东西之外,还可以玩单机游戏,网络游戏都还没有接入。但是上网单价奇贵,一小时15块钱,能在网吧里上网玩游戏的真的是家里有矿的。

        这让习惯了网咖都只要五块钱一小时的文小满倒吸一口冷气。

        一向花钱有度的文从胜同志大气挥手,交了一个小时的网费,三人径直入内。

        那会儿还没有什么禁止未成年人进入的规定。要说也用不着规定,能拿出来15块钱零花钱的未成年人真的没有几个。

        文慧敏熟练打开电脑,文从胜让文慧敏先建表格,然后他坐在一边拿着记账本念,让文慧敏录入,还让在旁边看新鲜的文小满核对。

        父女三人很快把数据搞定,然后文慧敏输入指令。文慧敏点击回车键的那一瞬间,文小满看到文从胜同志的手都握紧了。

        数据很快出来,文从胜都不用再比对,就知道和本子上的对不上。

        这个记账本是他和刘建国一起记录的,收据和单价等等也都写在本子后面,每次核算的时候两人都在一块儿。

        文从胜一直觉得刘建国和自己一样,坦坦荡荡,做异姓兄弟这么多年,从在粤省在厂子里开始,到蓉城两人一起奋斗到现在的模样,不说可以为对方两肋插刀,但也是能穿同一条裤子的。

        手里的记账本被文从胜攥得面目全非。

        文小满没想到这件事这么快就被解决了。

        她之前还一直想找机会查清楚文从胜和刘建国闹掰的缘由,现在看来就是刘建国在文从胜眼皮子底下做假账。

        上一世文从胜一直到三年后才发现,这一世,文慧敏把这个时间提早了一年半。

        回去的路上文从胜一直没有说话,不知道是被好兄弟伤到了受了友情的伤,还是因为觉得自己智商被侮辱了受了脑子的伤,亦或是因为本应该赚更多钱的生意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数额而受了金钱的伤。应该是苦辣酸轮番来的吧。

        到家后,杨秋芝用眼神问姐妹俩发生了什么,怎么好好的人出去上个网回来就失了魂了。

        文小满觉得这是一个可以改变文从胜同志有事不商量的臭毛病的好契机,趁机道,“爸,我和姐姐都不是很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你想倾诉的话,可以跟妈妈说,妈妈一定会站在你身边的。”

        说完,和文慧敏回到了她们自己的小窝里。